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并流

学习 工作 生活

 
 
 

日志

 
 

老街 文/乌鸦  

2013-01-12 16:40:36|  分类: 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街   文/乌鸦

源自:乡土作家_新浪博客

 

那是一条乡村公路横着劈开的街道,当我在街道上看到林立的店铺时,我坚信那条街早就存在了,那是时间在街道上的缀连与表达:平静,厚实,曾经臃肿。在第一天来到那条稍显狭窄的街道,就感觉那些稍显陈旧和拥挤的店铺发散出诡异的气息,一种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在街道上游荡,一直以来在我的心目当中“供销社”这样的字眼与现时之间有着很大的裂痕。这里却偏偏不是这样,那个极具旧日时光气息的字眼竟给了我亲切的痛彻感,似乎那样的字眼将在这里得到延续和固定。就因为在街上所嗅到的旧日时光的气息,让我把这些时日压在心上的抑郁暂时抛开了,甚至我有了要融入其中的想法。当然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在县城读书的时候,我曾经不断寻找进入旧城的缺口,而最后却发现自己依然游离于旧城外边,旧城一直拒绝着我,在这里可能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形。这条叫“芒棒”的街道可能会像旧城一样把我拒之门外!

只有横着的一条宽敞的水泥路,就再没有明显的路竖着把那条街道劈开,那些斜着通向学校、村庄的路因为它的普遍而被人忽略,在乡间那样的土路随处可见。背后就是高黎贡山,在很多时候,更多是不经意间就会与它相遇,在我看来那听该是一种对视。这让我想起在大理度过的时间里与苍山的对视,是精神上的对视。从那时起,内心都会因为山的高峻而激动,我总觉得山的内部暗含着某种力量,与山相遇,注定了被那股力量震撼,瞬间就会让人陷入彻底的安静之中。芒棒街给了我凝视高黎贡山的一个角度,而在更多时候,我习惯的是在卧室里透过窗子凝视高黎贡山。

我从那扇破碎简陋的窗子里朝山望着,似乎走入了某种通往让自己熟悉的世界的通道,那里深邃而幽暗,那里洁净而庞杂。在那一刻内心会因为感受到高黎贡山的美感而激荡不已,似乎在与那座山相遇的过程中,完成了对于陌生世界的审视与交流,似乎在多次面对高黎贡山的过程中,我已经走入期望已久的世界里。我会在那一刻安静下来,我只想静静地看山,完成灵魂上的交流。我尝试过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情来看那座山,而最终的结果竟是惊人的相似,我会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自己的心情,而陷入那座山早就为我设计好的情感境界里。在滇西北的群山中到处行走的过程中,我习惯了对群山的仰望与交流,即便这只是极具私人化的交流,但我总是坚信自己所面对的事物是有情感的,只是它们的情感在人类的自私面前被忽视。我无法忽略群山所包容的情感方面的充沛与丰厚,我面对的是一个智者,默默无语的智者,只是用它的安静来暗示着一切?它的沉默已成谶语,人们只能通过感悟来解读那句简短却内蕴深厚的谶语。高黎贡山在我看来,应该是一个很长很复杂的复句,绝对不是简洁的短句,我在分析一个复杂纷繁的句子,我把它分解成一个又一个的短句,一个短句就是山的一部分,每一个短句之间都有微妙的差异,同时这些短句之间又有着很大的相同性,是一个又一个相同又不同的句子组成了这个纷繁复杂的群山。

山总给人清澈明净的感觉,浮云在群山周围缭绕的时候,那种明净感比起平时更甚,我最喜欢的就是群山与浮云衔接的情景,是山在衔着云,是我的那扇窗子衔着山与云的交融,因为那个情景,窗子的丑陋不堪在很多时候都被我情不自禁地忽略了。而夜间的高黎贡总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与那条街给我的感觉惊人地相似),我看不清群山,我只能在那些稍显沉滞的黑色里勾勒出群山的轮廓,在夜间的黑暗中,群山之间似乎更加紧密,黑色把群山之间的缝隙过滤掉了,只剩下素描般的线条的清晰勾画与跳跃。我在黑夜中看到了高黎贡群山之间的联系是属于被大地覆盖的内部,我不由自主地篡改了顾城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让我看清了高黎贡山的世界,我看清了一个世界,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正在试图进入这个世界,这个对我来说很新鲜却陌生的世界。这段时间,潞江坝总是陷入绵绵的细雨之中,让闷热暂时地远离人们,就在绵绵的细雨中,山峰似乎被清洗了一般,河流因为囤积了从山峰上清洗下来的灰尘而浑浊不安。柔和的风,偶尔雨过天晴后的阳光,缭绕的雾气,当这些事物在这里聚集的时候,我总觉得那些飘絮一般的云里携带着一些神性的东西,我的目光正在攀爬的是一种精神的梯度。在那些顺延着高黎贡山缓缓飘升的云絮里,我总觉得里面贮存了思想的维度,在大理的时候,我曾经见到过那种云,那是轻盈且满带着思想的云絮,我在直视思想的攀升,我在直视思想对于我的俯视(甚至是一种忽视)。

我早就发现窗口的作用,窗口所给人带来的快乐与愉悦感,我常常通过窗口看窗口里的一切事物。我从窗口看着零落的芒棒街,我看着窗口种植的咖啡树,再接着往远一点的地方爬去,我的目光爬上了与庄稼的颜色完全不一样的山,山色似乎总是铁青而幽蓝。二

从芒棒街往下就是怒江,在潜意识里,我习惯了从字面上理解这一条江,毕竟对这条江我并不熟悉,或者我只是在某些文字中与这条江相遇。当第一次近距离面对着这条江的时候,我有了清晰的时间概念,一条江向我暗示的是关于时间的信息,是一条江在经受时间时间冲刷的过程中的妥协与反抗,是在时间面前所孕育的人类对于生命的态度:坚韧与平静。我能够清晰地听到时间在挂钟上“滴答”地转动着,一个刻度一个刻度地转动,似乎我是在那个挂钟的节奏里,小心翼翼地在江边走着。在那些蓬乱的杂草中,我寻找着一些事物,诸如蛇类、蚁类、某些植物.……而在很多时候,我所寻找的事物却不出现,似乎那些事物正在与我的渴望进行对抗。

在我的思想里面,与一条江有关的必然是人类在生存过程中所对于河流的感恩与抛弃,河流的流动旨在对于新事物的渴望,那条江因为它的流动而更迭了对于时间的看法,时间总是在更迭,不同的时间有着不同的关于人类的定义。河流永远与大地走得最近,当发现河流的时候,是大地托起了一条江的延续,而河流的出现对于大地起了定义的作用,河流是大地表面的一部分,是大地表面对于生命流动的最好注解,而别的很多事物是用它的静止与细微的变化注解着某个地名。山与水是生命的源头,当看到山与水的对望,以及对望的深情,我就毫不怀疑地断定,这里有着远古时期人类的信息,这里应该很少有人类迁徙的发生,或者发生的话,也只能是小范围的迁徙,而绝对不会是大规模的迁徙。“江”决定了它的源远流长,曾经对乡间的那条小河的认识里,就有着对于生命如河流的坚信与坚持。在这里是以山水为中心的,当把酒文化与这里的山水连接起来后,就会觉得酒文化的出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酒文化在这里似乎是对山水的祭祀与崇拜。在这里酒文化的出现就是别的地方所谓的巫术文化,二者的作用应该是可以等同的,这里的人们通过划拳大口大口地喝着烈酒,在这个过程里我隐隐看到了人们对于生命的起源进行着的人类化的感恩。在这里,如果把酒文化与山水隔离开来的话,酒文化就是人间俗文化的代表,人类在这种俗文化中只能使内心感受到短暂的满足,而那种满足感与愉悦感将不会得到延续。

有时我会把那些所谓的酒文化,看作是庸俗的文化,那些日常的生活细节在伴着酒香四处飘荡,灰尘的飘荡,燥热的飘荡,醇香的飘荡,灵魂的飘荡。大街上总能见到灰尘的游荡,像极了喝醉酒后的人群熙熙攘攘穿过那条短小促狭的街道。我只是在别人那里,发现了酒文化在潞江坝的泛滥,这种文化在某些时候已经从精神层面下降到生活的层面,而在很多时候,由于生活的琐碎,让我们感觉酒文化就是是属于肉体层面的,是肉体对于文化的认知与篡改。这是抛开山水来看酒文化的时候,我所能强烈感觉到的。当把这种独特的地域文化融入山水中后,它不再是简单的庸俗的日常文化!

是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所制造出来的独特的酒文化,是当地人们在长期生活中对于山水的一种解释,用酒的色和味来解释某个特殊的地域环境,用酒的色和味来解读酒背后的地域文化。当然这里的酒文化首先是一种俗文化,它贴近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同时袒露了人们最普遍的心理,似乎在这里看不到酒文化的高雅。但在我的猜测中,在很多当地人的内心里属于大众化的酒文化就应该是一种高雅的文化,这里的酒于人们而言就是显露琼浆,这里的酒总是让人无法释怀。在我来到这里的短短几天时间,我发现在日常生活中酒所占的位置是我从未见到过的,甚至是从未想过的。在以前我只是在一些人身上看到他们对于酒的依赖程度,像爷爷、大舅对于酒的癫狂曾经一度让我无法理解,直到来到这里后,我终于理解了他们,并羞愧于曾经用语言的暴力鄙视他们嗜酒的行为。在我的嗅觉里,似乎嗅到了一些酒厂的存在,对于酒厂,我的嗅觉是很敏锐的,在县城读书的时候,每天傍晚我都会在那片旧城里的酒厂旁饥渴地呼吸着酒的芳香,我想顺延着空气中的酒味去往某个酒厂,像在县城读书时一样贪婪地注视着酒厂的一切。而最终我没有这样做,重点是我才刚刚来到这里,对于一切的事物都是陌生的,像背后的山,像前面的江,甚至没有多少店铺的芒棒街,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其中的许多陌生将会变成过往的段落,而其中的一些陌生可能会一直保留下去,在这些陌生中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我故意保留的,当然别的一些陌生是因为我无法揭开。

我所在的那所中学就在芒棒街,我是以芒棒街所在的位置观察四周的世界的,我在以自己的方式解读山与水对于我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只是于我有意义。在观察着四周的山水人的过程中,我的需求与别人的需求可能会和别人不一样,但有时在精神的需求上可能会出现某些巧合!我庆幸芒棒街为我打开了观察山水的另外一个缺口。

附:

个人简介:本名李达伟,笔名:乌鸦。白族,1986年生于云南省剑川县。已在《民族文学》《青春》《散文世界》《厦门文学》《新潮》《岁月》《草地》《海中洲》《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新世纪文学选刊》等杂志发表三十余万言,现居保山。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